热搜榜搜索

重庆白酒泡尸5个月,一家四口被投毒,毒死2人,嫌疑人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2020-06-22 12:03:39    来源:热搜帮 阅读:514

18年前,重庆奉节县发生一起投毒案件造成2死2伤。一家4口午饭时突然中毒,两小孩逃过劫难,父母抢救无效双亡。案发后,警方在汤中查出毒鼠强,当地村民用250斤白酒泡尸5个月等待破案,未果后将两人下葬。嫌犯落网后供称因情感投毒杀人,检方认为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家属追凶整整18年未果。

今年6月19日晚上,死者女儿何蕾(化名)发帖伤心祭奠父母。她发微博称,2020年6月3日,是爸爸妈妈遇害整整18年的日子,那时她只有6岁,正在上幼儿园,哥哥比她大2岁。在这18年里每次想到爸妈的不幸都是泪流满面,充满悲伤,觉得自己好无能,至今都没能给父母找出凶手。

案件回放

2002年,死者何登介,当年34岁,上世纪90年代,他一直在外打工,家中留有妻子照顾着一儿一女。

当年4月,在外打工的何登介回老家拆掉旧房修建新房,便将附近一村民家一楼一底砖房租来临时居住,一楼是厨房。

6月3日一大早,何登介去新房处忙碌,妻子像往常一样上街买肉,中午时分,她做好肉片汤和白米饭,出门去叫他回家吃饭。

后来,何登介大儿子放学回家,看到桌上放有一盆肉片汤,便馋嘴地偷吃了几块,小女儿从幼儿园回家后,一家人准备上桌子吃饭。

正在这时,大儿子突然喊肚子疼痛,当即滚倒在地,他们以为是中暑发痧,把他送到村医处治疗,用药后发生呕吐,病情有所缓解,回家后在床上休息。

在何蕾儿时的记忆中,那天天气晴好,爸爸妈妈给哥哥忙碌一番后,他们3人开始吃饭,当天中午,奶奶去看望他们一家,妈妈还热情地给她盛了一碗肉片汤,但奶奶吃过了午饭便没有动筷。

刚吃了几分钟,何蕾就喊肚子痛,倒在地上打滚,妈妈又以为她中暑了,扔下碗筷站起身来想去扶她,突然猛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随即爸爸何登介也口吐白沫栽倒在地。

此事尽管已过了18年,但当时的生产队长王忠义回忆那天发生的事,仍心情沉重。他说,当天他和附近村民闻讯后,第一时间赶到何家,他看到桌子上有一盆还没有吃完的肉片汤和几碗米饭。

“我走进旁边一间屋子,看到何登介夫妻俩躺在沙发上,表情痛苦,地上吐有一摊白沫,凭经验我猜测他们中毒了。”王忠义说,他立即与其他村民一道把何登介夫妻送往中心卫生院抢救,何登介在送医途中死亡,妻子送医后经抢救无效去世,年幼的何蕾和哥哥经进一步抢救逃过劫难。

 

重庆投毒案 

 

白酒泡尸

事件发生后,村民立即报警。当年的生产队长王忠义介绍说,事发后,当地村民强烈要求等警方破案后,再埋葬何登介夫妻俩。

6月的山城重庆,气温升得很快,天气有些炎热,如何保存两具遗体呢?

当地村民最开始想租用冰棺,但费用较高,后来想到一个“土办法”:用白酒泡尸。

王忠义回忆称,他们买来棺材、农膜和白酒,将农膜制成口袋,把何登介夫妻的遗体装进后,放进棺材中,再从头部灌注高度白酒。

“我们第一次灌注了大约110斤白酒。”他说,大约一周后,他发现袋子里的白酒变浅了,于是又买来大约140斤白酒灌注进去,为稳妥起见,他们还花100多元买来冰糕,用塑料袋装好放进棺材里降温。

那一年,这件事成为奉节县最耸人听闻的新闻。

当年曾赶赴现场采访过此事的中国知名记者刘虎介绍称,时任奉节县公安局局长的谢子荣,那时在接受他采访时说,他曾亲自带领当地朱衣派出所、新城派出所、永安派出所和刑警大队的民警,与当时的乡政府一道去何登介家中准备处理遗体,但遭到村民阻挠,后来他们限令何家3天之内自行将遗体埋葬。

“奉节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曾召开专门会议,讨论解决这一棘手问题。”奉节县政府当时一名曾参与处理此事的知情人称,后来县民政局等单位拿出5500元安葬费和慰问金,对两个孤儿进行慰问,同时对家人进行了说服教育。

2002年11月8日,在10多位村民的帮助下,被白酒浸泡了157天的何登介夫妻俩,被安葬在村子后面一个半山腰上。夫妻俩是双棺坟,背靠大山,面临朱衣河,左侧远处是滚滚长江,俯看是他们的家园,如今那里已经开发,当年他们死亡的那幢砖房早已拔地而起,变成了奉节县某单位的一幢高楼。

 

重庆投毒案 

 

嫌疑人因情投毒

当初接警后,奉节县公安局立即派民警赶到现场展开侦查,刑警在案发现场提取了他们未吃完的米饭、肉片汤、水、未煮的猪肉、食盐、味精,以及何登介夫妻的胃内容物进行毒化检验。

随后,奉节警方出具的尸检报告显示,两死者全身未见明显致死损伤,其眼睑球结膜片状出血,心外膜及胃粘膜出血,结合两人胃内容物中检出毒鼠强成分,说明两人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后来,该局出具鉴定结论通知书称,他们对何登介夫妻进行了死亡原因鉴定,鉴定结论是两人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此案知情人士称,经奉节县公安局侦查,当地朱衣镇村民李婷(化名)有重大作案嫌疑,2011年3月3日被拘留。

今年64岁的李婷,当时向办案民警交代称,她怀疑丈夫与何登介之妻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遂怀恨在心,事发当天中午,她趁何家无人之机,用事先准备好的毒鼠强投放在何家厨房内刚煮好的肉片汤中,没想到造成何家4口中毒,何登介夫妻死亡的严重后果。

奉节县公安局在向检方移送审查起诉时称,李婷为泄私愤,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相关规定,涉嫌故意杀人罪。

2011年6月17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给何登介的亲人出具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称,“我院已收到奉节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李婷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的案件材料”,根据相关规定,“现告知你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权利。”

 

重庆投毒案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案件无关)

 

因证据不足嫌疑人被无罪释放

李婷被抓获后,村民拍手称快,认为何登介夫妻俩终于可以瞑目了。

然而,令他们没有料到的是,随后不久,李婷被释放回家。

重庆市二检院给出的解释原因是她作案的证据不足,不能仅凭她的供述就起诉她,还要有其他的相关证据形成证据链。

何登介的家人告诉记者,尽管18年过去了,但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追凶,也没有接到凶手被抓的消息,他们数次向奉节警方打听,对方都称此案一直在办理中。

奉节县公安局一知情民警介绍说,当初事发后,公安机关成立了专案组,抽调数十人办理此案,嫌犯被抓获后实行的是异地羁押,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尽到了最大努力,但时间上过了很久,证据上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检察院不予起诉的原因是证据不足,达不到起诉标准,“不过,我们一直没有放弃努力,至今还在侦查,看有没有新的证据出现。”

父母双亡给两孤儿的影响

据发微博之人何蕾称:当年父母双亡后,作为孤儿的她被有关方面安排到江苏无锡一所寄宿制私立学校上学,从小学一直上到高中一年级上半学期,然后才转回重庆奉节中学继续念书。

2015年6月,她考入重庆一所重点大学,2019年7月毕业后在重庆江北区参加工作。

何蕾告诉记者,她在江苏无锡读书近10年期间,每次回老家时,奶奶都会给她讲述当年发生的那件悲惨的事,希望她长大后要与哥哥一起替父母追凶。

她说,听奶奶讲,爸爸妈妈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是奶奶用手给他们合上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奶奶亲自看见儿子儿媳死在眼前,心里该有多痛啊。现在每每提及此事,奶奶都会哭肿双眼。”何蕾说,事发至今已过去18年,可杀人凶手至今依然逍遥法外,“18年来,我们一直在等一个结果:到底是谁在向我家投毒,真凶在哪里?”

她在微博中痛苦地写道,“18年了,我思念的泪水又涌了出来,爸爸妈妈走后,我和哥哥成了孤儿,成了断线的风筝,上学时每当看到同学的父母来接他们那种幸福时刻,我心如刀绞泪如雨下。每当节假日,我和哥哥倚在门前,望着远方的路,希望爸爸妈妈能回家来,但那是一种奢望。”“爸爸妈妈啊,这些年来,我和哥哥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们,昨晚我半夜醒来想起此事,泪如雨下打湿枕巾,不禁失声痛哭。”

何蕾的哥哥则称,爸爸妈妈遇害后,在伯伯和好心人的帮助下,他读完职高参加了工作,但每年春节以及爸爸妈妈祭日那天,他都会搀扶着年迈的奶奶去他们坟前烧香祭拜,希望凶手早日伏法。

 

重庆投毒案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